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青春励志 >> 高考,高考 >> 《我已经离开很久,你是否还亮着那盏灯》

《我已经离开很久,你是否还亮着那盏灯》

时间:2016/10/19 23:50:27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我已经离开很久,你是否还亮着那盏灯——纪录片《高三》观后感凌晨六点宿舍楼里慌乱的脚步声,在老师们喋喋不休、拐弯抹角的训诫中归于平静;课堂上同学们反反复复的讨论,始终围绕着书桌上堆积成山的复习资料和没完没了的模拟试卷;开不完的党会、班会中,学生们不断地总结经验和教训……每一个学子都怀揣着十二年寒窗苦读...
  我已经离开很久,你是否还亮着那盏灯

  ——纪录片《高三》观后感

  凌晨六点宿舍楼里慌乱的脚步声,在老师们喋喋不休、拐弯抹角的训诫中归于平静;课堂上同学们反反复复的讨论,始终围绕着书桌上堆积成山的复习资料和没完没了的模拟试卷;开不完的党会、班会中,学生们不断地总结经验和教训……每一个学子都怀揣着十二年寒窗苦读的期望,在黎明破晓前的迷茫恐慌中疲惫地应战。这是武平一中高三(7)班毕业生们周而复始的生活内容,也是每一个中国学生都经历过的非常时期——高三。

  直到现在已经大二的我再来观看这部纪录片,再来重温那段挣扎痛苦的残忍青春,仍然觉得有股难以言喻的悲哀如鲠在喉。连拍摄者周浩在采访中都说,“那天看完《高三》后,我却匆匆地走了,似乎想摆脱一种不愿再面对的情境――在命运面前的无奈厮杀、异化分裂。”经历过高三的人,就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对痛苦的记忆更是避之不及。所以在距离初次观看该片的第十天,我方能冷静地提笔写下这篇文章,方能在那些学生身上看到了现下农村教育存在的两个问题,方能更加深刻认识到这个时代教育体制下的荒唐与公平。

  一个是主观问题,即学生自身的观念,面对高三,有的人被动逃亡,有的人主动接受。在这两种迥异选择的背后,是所受家庭教育不同的影响。

  周浩说:“高三,作为中国的应试教育,是每一个中国学生,尤其是山区或贫穷地区的学生,或许就是一生中惟一一次获得相对公平的竞争机会。”武平县一中的学生们大多数来自于农村,家庭条件稍好的极少数也都来自本地县城。来自农村的孩子从小就明白穷人之苦,父母也向他们灌输“知识改变命运”的单一价值观,所以在成长的道路上,他们学习的目的非常明确:上大学!而且上大学的途径只有一条:通过高考。在很多家长眼里,拼过了高考就“解放了”,上了大学就意味着有了就业的保障,就可以摆脱卑微的命运循环:

  有位粉色衣服的女孩对周浩说,她和父母的交流很少,交流内容几乎只有学费:“有个老师和他们谈的时候,说到我的学习不错,那时候他们才关心我,(我)已经读初中了……我有点不习惯了。”透过镜头,可以看到她强忍着眼泪把话说完。“我们干活很辛苦,希望孩子能往上爬……考上了大学,以后你的命就比较好,比我们更好。”她的母亲如是说。还有莫晓兰的父亲:“当农民第一是很累,社会地位很低,拿过去来讲是代沟。”说到这里莫晓兰冷不防来了一句:“我爸也知道代沟,可他从来不跟我交流的。”对于他们来说,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里,来自于父母、老师的压力往往比繁冗的课程还要沉重。家长们反反复复地在孩子的耳边念叨着:“如果你不想像爸爸妈妈一样做农民,这是改变你命运的唯一机会!”班主任王锦春也不止一遍地督促自己的学生:“你们要像一头狼那样勇往直前,向前,因为你们别无选择!”这些孩子似乎一直活在父辈的殷切期待里,背负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没有对于未来发展的规划——如果某位女同学提出的模糊的“辛苦这一年,幸福一百年”也算的话。他们对于大学、对于自由的渴望最初也萌生于上述的威胁和恐惧中,他们害怕步入父辈们终身困于土地的轮回,害怕辜负父母老师的期待,所以他们只好闭着眼睛拼了命地奔跑,奋力一击试图扒下身上的皮,挣脱世代为农的枷锁,闯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随着镜头的切换,我们来到了林佳燕的家里。林佳燕出身县城,在外地高考失败后回武平复读,是一个有着考上北大的坚定理想的女孩子。她的母亲表示,“如果她要出国呀什么地方,我们都会支持她。”林佳燕笑着插话说:“把房子卖了都可以。”她的母亲却严肃地接到:“是啊,卖了房子都可以,她爸爸也是这么说的……只要她喜欢的工作,我都支持她。”城里的学生们基本上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有足够的课余时间和父母交流,并通过他们耳濡目染认识了社会的轮廓,在很大程度上弥补了学校教育中社会实践的不足。如果说高考是莫晓兰们走出农村,脱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之唯一途径。那么高考之于林佳燕,则没有那么多的思想顾虑,从生存问题上升到了发展问题——她有着明确的蓝图设计,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和人生目标。我认为这或许可以作为支持“农村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观点的一个依据,农村孩子一开始就输在了心理战上。他们背负着家族使命般深重的思想负担,容易脆弱、敏感和自卑,受挫后心理易产生厌学情绪,如张兴旺因为数学考砸而买醉痛哭,陈斌成绩老上不去后爬墙上网发泄等等。而像林佳燕这样的县城孩子却可以选择为自己而活,可以心无旁骛地勇往直前。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因为我和林佳燕极其地相似。我高中以前在广东读书,后来因为户口问题回到广西某边境小城上就读高中,除了我班上都是农村同学。在我的观察中,他们似乎如何努力都很难提高成绩,面临各种考试时甚至会表现出巨大的恐慌和焦虑,让我想起逐渐没入海水的眼睛。某次家长会之后,L同学和我说,她特别害怕考不好,一考不好父母就会难过,因为他们的出路“断了”,“断了”就是要回家务农了。我问她高考后的打算,她却说不出来;她的父亲告诉我考上大学了找工作就好了,不用回家种甘蔗了。L后来在高考第一科的时候晕厥了,不过所幸结局还算圆满。还有一些同学就像《高三》里活在学生话语中的“同村少年”一样,甚至连高考都没报名就出去打工了。这种逃避是为了生存的安全感,为了回复父母,他们不得不选择卖力成长,以最迅速获得金钱的方式。我想这样一来就好理解钟生明翻墙上网赚钱的想法了,他在试图尽快摆脱漫无目的精神、物质双重困境。由此看来,在同样煎熬的苍白岁月下,我和林佳燕也算比其他农村同学幸运得多。我们是高考制度下的得益者,通过高考这条捷径走向了自己的理想之路。她和我后来也是各自班里考得最好的,都各自奔向了离梦最近的地方,即便高三之后还有高三,万难之后还有万难。

  片子的最后镜头,留给了(7)班班主任王锦春,他又一次走上讲台面对新的学生,向他们介绍自己,介绍未来的高三生活。这是一名教师职业生涯的轮回,或许也是周浩有意无意的暗示,王锦春将他生命的激情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一中,不见寒来暑往,唯有年轻的血液在不断更新。

  这也是我看到的另一个问题,算是通过最后的镜头看到的后话:武平一中在《高三》播出后声名大振,许多市里的重点学校都把一中的优秀老师挖走了,一中后来的生源也逐渐减少,不复当年创造的高考辉煌。由此从侧面也反映出了农村教育的底板,是教育资源,尤其是农村教师资源的流失。

  《高三》播出后的两年间,一中陆续走了不少的老师。连校长都感叹“那真是釜底抽薪,学校惟有无奈。”农村或贫困地区为什么留不住优秀教师?主要原因就是教师待遇太差,薪水水平不高,许多教师都以县城一下的中学为跳板,做出了一定业绩就向着市里更好条件的中学走了。不过教师队伍中的骨干王锦春还没走,他拒绝了石狮某中学校长的高薪利诱,继续待在一中里,过着一成不变的简单生活。曾经共事的老师,现在有的成了他的领导,有的去了大都市,这些世俗的比照,不免烦扰人的心境。王锦春在后来的采访自嘲道,作为一个老师,桃李遍天下就够了。

  除此之外,王锦春和一中将面对新的考验——新课改。这让我想起了《高三》中某次家长会上校长提到过的“南京市教育局推广素质教育,结果把高考成绩搞下去了。”功利性的应试教育和重视个性的素质教育究竟哪个更适合这个时代,这个问题从新课改诞生的那一年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后来有人提出“没有素质的应试教育是缺乏前途和生命力的教育,不讲分数的素质教育是丧失质量和毫无价值的教育。”我觉得这个观点太理想化,难以实现。虽然离《高三》时代已经过去了十年,但无论身处哪个时代,教育都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我仅作为一名学生,对此也想表达自己的看法:推广素质教育的目的是值得鼓励的,但按照现在的局势看来,我们缺少了“友善”的社会氛围去完全实现它。一来老师需要业绩考评,他不得不依靠狠抓学生的分数来实现;二则经济社会的高速节奏使得教育带有很强的功利性目的,学生们就是通过几次考试步入不同层次的平台去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这关键就在“分数”上,在于我们以怎样的教育形式、考试系统能够较好地反映出学生的真实水平,而且这些分数背后的内容,是否在现实社会中存在实用性价值。一言蔽之,教育体制不大改,价值取向不多元化,教育改革就行不通。然而最痛苦莫过于醒来后发现无路可走——这项问题实在任重而道远,要怎么改?我现在也无法给出实在可行的具体建议。

  “那片笑声让我想起我的那些花儿,在我生命每个角落静静为我开着,我曾以为我会永远守在他身旁,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 ……”《高三》过去十年,如今活跃在屏幕上的尽是《匆匆那年》、《同桌的你》之类打着青春怀旧旗号的商业电影,演绎着现实高中里根本不存在的浮夸情节。——社会越来越急功近利,但愿我们的高考、教育改革可以平流缓进,细水长流。


作者:周豫山 录入:周豫山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我的高中三年
  • 下一篇:《六科论》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