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哲理文章 >> 海天文学 >> 收假

收假

时间:2016/10/8 9:11:10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今天早上林小枫起得还不算太早,毕竟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昨晚睡到半夜,林小枫被可恶的蚊子给折腾醒了,睡眼朦胧的他本来想把头脸周围嗡嗡乱飞的蚊子忽略掉,继续享受他的梦乡。毕竟在林小枫看来,被蚊子咬几口,被吸走一点血,对身体其实并没有多大影响,更何况林小枫一直认为蚊子冒死进入蚊帐咬人吸血也是出于无奈,那些...

今天早上林小枫起得还不算太早,毕竟外面天已经大亮了。


  昨晚睡到半夜,林小枫被可恶的蚊子给折腾醒了,睡眼朦胧的他本来想把头脸周围嗡嗡乱飞的蚊子忽略掉,继续享受他的梦乡。毕竟在林小枫看来,被蚊子咬几口,被吸走一点血,对身体其实并没有多大影响,更何况林小枫一直认为蚊子冒死进入蚊帐咬人吸血也是出于无奈,那些雌性蚊子不吸血就不能繁殖,而对于蚊子来说,一段不能繁殖后代的生命是完全没有任何意义的。然而,蚊帐里的蚊子可能是没有吸到够量血液的原因,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只要林小枫在空中乱拍的巴掌一停下来,立马就有一只扑到他脸上,迅速给他来一针。林小枫被蚊子咬得又痒吵得又烦,实在是受不了更睡不着,没办法,只能十二万分不情愿地爬起床开灯。当他看到蚊帐里的情景时,心中的烦恼立马消除,并直接转为对蚊子的深仇大恨,因为蚊帐里足足有十几只喝得肚子圆鼓鼓通红鲜亮的蚊子趴在蚊帐上休息,另外还有几只尚未吸血的蚊子在急躁地飞一下又停一下。毫无疑问,那十几只圆鼓鼓蚊子肚子里的鲜血全部来自于林小枫的身体。林小枫站到床上,追逐着蚊帐里的蚊子不管有没有吸过血的就是一阵啪啪掌拍。不到十分钟,蚊帐里的蚊子都被赶尽杀绝,林小枫的手掌上也是沾满了他自己的血迹。到卫生间上了个小的,并把手洗干净,找了一卷蚊香点上,林小枫也就赶紧滚到床上继续他的梦乡。


  林小枫不难入睡,尽管半夜被迫起床,他还是很快接上了尚未完成的睡眠。所以早上自然醒来时他并没有感到不满足,但他还是想更满足一点,毕竟今天还是假期,不用赶时间去上班,也是机会难得,所以他就闭上眼睛,想要来个回笼懒觉。只是还没等他进入回笼梦乡,他的小侄儿小乾乾就噔噔噔地下楼来走到他床前,轻轻的对他喊:“大伯。”


  林小枫不忍,只能睁开眼睛,对着小侄儿轻轻微微一笑,并轻轻答了一声“嗯。”随后他便打开手机,看到时间也已过七点半,也可以心满意足地穿衣起床了,刷牙洗脸后便带着小侄儿小乾乾回到父母住的村中老房子。


  林小枫回到老房子时,父亲在屋檐下摆了几手渔网在修补,母亲早已出去了。林小枫到了厨房餐厅,掀开餐桌上的盖子,桌上的菜已经只剩一些温暖了,可见父母比他起得早得太多,都早已经吃过早餐了。林小枫简单乘了碗粥吃,那小煲里的经过父亲复火的草鱼他觉得有点咸,但是还是比昨晚他煮出来时好吃多了。林小枫在烹饪上实在是经验匮乏,技术简单,昨晚他买回来一条两斤多的草鱼,本想在父母前好好表现一下自己的手艺,可最后还是煮出来淡淡的,他自己吃了两块就实在吃不下去了,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最后是快快吃完饭就跑到大厅看电视去了。


  吃完早餐后,林小枫走出餐厅,问正在补渔网的父亲:“爸,那个草鱼你今天早上煮过了没有?”


  父亲答道“煮过了,没煮过能吃的啊?”


  “太咸了?”


  “淡水鱼不咸吃得的啊?”


  “妈妈去哪了?”


  “到地里干活了吧。”父亲似乎也不知道妈妈去哪了。


  正在此时,北面的院门打开,母亲走进来。


  “哥,过来帮我把电车上的两袋苞米扛下来。”母亲轻声喊道。


  林小枫走到院门外面扛横在电车上的装着苞米棒子的两个蛇皮袋。虽然只装了大半袋,但是相隔太久没出过力的林小枫还是颇感吃力,如果在经常干农活的少年时代,就算是装满这个蛇皮袋的玉米棒子,他林小枫扛起来也是轻而易举的,可现在,也只能是感叹了。30岁的林小枫,由于多年远离农活,他的力气已经远远比不上经常干农活的十几岁少年时代了。


  小侄儿小乾乾刚回到爷爷奶奶的老房子便直奔大厅吵着要看电视了。林小枫帮他打开电视,调到他唯一看的少儿频道,他就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他的动画片了。


  母亲把两袋玉米棒子倒到地板上后,便又开她的电车出去了,顺便也喊上父亲去帮她拉玉米棒子回来。


  林小枫看见堆在地板上的玉米棒子,便想着去给父母分担一些劳动,便主动坐到旁边撕玉米衣。看见坐在厅里看电视的小乾乾,林小枫便逗乐地喊:“小乾乾,过来帮奶奶撕玉米衣。”


  小乾乾转过头来回了一个“不”,接着继续看他的电视。


  林小枫的指甲很硬,运用起来撕玉米衣,还是相当好用的,不用一会,他便撕了一小筐去晒在太阳底下。


  “小乾乾,过来帮奶奶撕玉米衣。”


  “不!”小乾乾再次拒绝了林小枫的命令。


  ……


  父亲搭回了两大袋玉米棒子,并且自己扛下来倒在原来的玉米棒子上,这样林小枫辛辛苦苦降下来的棒子堆变得更大了。


  “小乾乾,过来帮奶奶撕玉米衣。”


  这一次小乾乾没有答话。不多一会他在屋里喊:“爷爷,电视关不了。”


  “怎么会关不了?你摁那个大的遥控器它不就关了吗?”


  也不知道是动画片播完了,还是小乾乾实在受不了林小枫,只见他关了电视后便走到玉米棒子堆撕起玉米衣来。然而,林小枫其实是逗他玩的,小乾乾今年才三岁多,任他再怎么努力也是撕不下那个玉米棒子的外衣的。只见他把玉米棒子上的层层外衣扯到了根部,便怎么用力也撕不下来了。林小枫笑着接过小乾乾手上的玉米棒子,轻轻一拉,便把棒子外衣扯下来了。然后告知小乾乾:“你撕到这个样子便交给我。”


  小乾乾接着继续撕,依然是撕到根部时便扯不动了,可他也没有交给林小枫,而是绷着头上的青筋扯了一会后对林小枫说:“你看,扯不动,撕不下来。”


  林小枫笑着把小乾乾手上的玉米棒子拿过来扯下外衣。几个来回后,小乾乾便不跟林小枫打招呼就走开找爷爷去了。林小枫也不在意他,反正喊小乾乾来帮忙干活也是逗他玩的,压根就没指望他能帮忙,不来捣乱就不错了。事后林小枫回忆起小乾乾青筋爆出使劲扯玉米棒子外衣的情景,越来越觉得,这小子是不是故意做给他看,以证明实在是干不了这活,好有理由跑去玩的。


  不多一会,小乾乾的妈妈回到老房子来,并抱来了小乾乾的弟弟小坤坤。小坤坤刚对岁,只是身子骨差一点,还不会走路,甚至还不会站。相比八个月会站起来,十个月就会走路的哥哥,小坤坤真的是差太多了。小坤坤虽还没有学会走路,可是在地上爬得倒是相当快,爬行的动作也较为标准,所以对于小坤坤来说,其实行动并不存在问题,只是对于他妈妈来说比较脏而已。


  父亲在地上铺张席子,小坤坤的妈妈把他放到席子上,小乾乾过去跟他玩在一起,他妈妈便出去外面干活了。林小枫忙着撕他的玉米衣,并没有去跟小坤坤玩。不过小坤坤相当不喜欢林小枫,只要旁边有一个熟悉的亲人,小坤坤都不欢迎林小枫靠近他,林小枫只要伸手去抱他,他保准哭起来同时挺直身子在地上打滚,反正就是不给林小枫靠近他,只有看不到其他亲人的时候,他才安静地给林小枫抱着。他跟哥哥在一起玩经常会高兴的又叫又笑,可是林小枫一靠近他就不笑了,更加不会对林小枫笑。对于这个不喜欢他的小坤坤,林小枫也只能是苦笑。小小的时候可没少给这小子擦屁股和换尿片。


  林小枫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上午十点半了。今天这个时候的太阳相当猛烈,似乎要把阳光能够得着的一切都要烤干似的。


  “这个太阳太狠了,现在白天都不能到外面去干活,会把人晒坏的。”爸爸在一旁咕哝道。


  林小枫突然想起了妈妈还没有回来,于是他问他爸爸:“妈妈呢?”


  “在拔那一块地的花生。这种太阳她在外面晒,本来就是不能晒太阳的,恐怕又要被她害死啰。”


  林小枫很担心他妈妈,也不跟爸爸扯那么多。他拿起手机直接拨了妈妈的电话,这一会妈妈倒是接的挺快,妈妈耳朵比较聋了,听不到电话铃响而不接是常有的事。


  “妈,你在哪里?”


  “我在风口塘。”


  嘟……嘟……妈妈直接把电话挂了。


  林小枫楞了一下,马上又重新拨过去,妈妈很快又接了。


  “这么大的太阳你在那里干嘛?”


  “是你爸爸害我在这里晒的。”


  嘟……嘟……妈妈说完一句又直接把电话挂了。


  林小枫又楞了一下,不过话没说完,他还是只能重新拨过去。


  “妈妈,今天太阳太猛了,你不能在外面晒太阳的。你……”


  林小枫还想继续说下去,可是妈妈那一头的电话已经挂了,留下林小枫在这一头听着电话的“嘟嘟”声发愣。林小枫心里暗想,妈妈还挺任性的。林小枫没有继续打电话过去,因为他知道,妈妈虽然有时候任性,但是并非不懂事,连打了三个电话,她应该会回来的。


  过了十来分钟,北边院门被推开,妈妈走了进来,门口电车上放着一个装了大半袋的蛇皮袋子。


  “过来把这包花生扛下来。”妈妈对林小枫喊道。


  林小枫赶紧过去帮妈妈把花生袋子卸下车并扛回家里。


  妈妈走到小坤坤身旁就直接把小家伙抱起来,然后找背带背在身上,小坤坤也没有表现出愿意还是不愿意,便跟着奶奶一起忙这忙那了。


  林小枫打开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林小枫今天要去城里赶下午的那一趟火车去上班的城市,所以他时不时要看一下时间,好不要耽误了。这个时间,也差不多该吃了午饭,然后到外面新楼那里收拾好他的东西了。


  林小枫摸出口袋里乱糟糟的一把钱和身份证、银行卡之类的,家里有几个不懂事的小孩,所以重要的东西他还是随时带在身上。他整理了一下那几张邹巴巴的人民币,只有170块钱了,路费是足够了,本来路费也只要三十多块钱。放假时林小枫带回了一千多块钱,这些天他基本也是在家里待着,倒也没有什么花费,只是前几天爸爸对他说家里没钱了,问他要两百块买菜。他当时心里有一点酸楚,算了五百给爸爸。昨晚他想到家里没有钱用度,爸爸要用就得跑到镇里取,所以他又拿了五百给父亲。父亲有点迟疑,但是他还是收下了,并说:“先放家里也好。”对于林小枫给他钱,父亲从来都是这样,每次他都会有点不好意思和带点迟疑,但是每次他都不会不收。


  看到时间差不多,林小枫对着父母说:“我要吃饭出去了。”


  父亲应了他一声,母亲不知道听到没,反正也没理他。


  林小枫也没热菜,简简单单就着剩菜吃了两碗粥便走到外面他住的地方。


  村东头的一栋二层小楼房是父母亲辛苦多年积蓄建起来给孩子们结婚生活用的,本来林小枫四兄弟以及家人都住在里面,后来老二自己新建了房子搬过去了,现在主要是老三一家子在住,林小枫和小弟弟都是常年在外,一年也回来住不上几天,对于这两个来说,有张床偶尔回来睡个觉就得了。


  楼房的卫生间里,弟媳正在洗衣服,林小枫不紧不慢地收拾他的东西,东西本来也很少,很快他就搞完了,但是时间只是十二点,林小枫本打算一点再出去搭车去城里的。


  在大厅里的林小枫听到放在房间里的手机铃响,走过去拿起来看见是爸爸打过来的,赶紧接上。


  “要不要出去搭你去搭车?”爸爸在那一头问道。


  “不用不用,我这边也不着急。”


  “今天可是假日,票难买不难买的?”父亲提醒型地问他。


  “不难买的。”


  “那好的。”


  挂了电话后,林小枫看见刚才还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是爸爸打过来的。


  林小枫收拾好东西后便躺床上吹着风扇休息。他打算歇一下,一点再出去搭车,火车定点四点半发车的,去早了也是等。


  “大哥,要不要我搭你出去外面搭车?”弟媳在大厅里问林小枫。


  “哦,不用。我不急的。”


  “还是搭你出去吧,外面太阳大得很,这么远走过去还是很晒的。我反正也是要回去带小乾乾和小坤坤,就顺便搭你出去吧。你等一下,我拖完地就搭你出去。”


  “不急的,你慢慢拖。”林小枫没有再拒绝弟媳不顺路的顺风车,但是他是真的不急,他还想多躺一会,一点钟才出去。


  拖个地板不用很长时间的,很快弟媳便忙完,开电动车搭林小枫到了搭车的地方等车。外面的太阳真的很大很毒,好在等车的地方有一棵茂密的黄瑾树,树底下还摆着一张小竹床,这样林小枫坐在树荫里的小竹床上等车,倒也不觉热。


  今天林小枫来得不是那么巧,等了有半个小时班车才姗姗来迟。一路上,林小枫都在闭目养神,今天没有睡午觉,还是有点不习惯的,他试图睡着,可是努力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能睡着车就到站了。


  转了两趟公交车后来到火车站,林小枫走到售票厅自助售票机前买票,他没想到平时从来就坐不满人的这趟火车今天既然坐票全部卖完了。林小枫只能买了一张站票。林小枫有点失望,但是也有点幸庆,毕竟还是买到了一张站票,要是站票都卖没了,那就只有改坐汽车了。反正路也不远,站会也没事,何况这一大车人很有可能不少是到中途的那座城市的,等他们下车后就有座位了。


  车上小孩很多,嘈杂中大部分是普通话,听起来北方的也不少,看样子不少是北方人。林小枫有一点点不快,本来坐这趟车都是宽宽松松的,就因为这些人有事没事到处乱跑,害得他今天坐车要站着那么老远。


  车经过中间那座城市时,果然下了将近一半的人,而上车的没有几个,这样就空出了很多位置,林小枫也就轻松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跟随着火车往上班的那个城市前进了……


  国庆放了七天假,不管玩够的没玩够的,出去玩的没出去玩的,今天都得回来了,明天都得上班。而对于林小枫,尽管是放假,都带有那么一点点小纠结。


作者:小欧 录入:小欧 来源:原创
  • 上一篇:饮食男女
  • 下一篇:随风飘扬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