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者在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好文章 >> 邻居王阿姨

邻居王阿姨

时间:2015/12/3 10:02:26 点击:
分享到:
  核心提示:王阿姨是我邻居,如从前门出入,就是贴隔壁邻居,从后门进出,也就是门对门的邻居。我和王阿姨住的都是一楼,带院子的一楼,我们的院子和一般公寓房小区带院子的有点不同,我们的院子有点像老北京的四合院,有高高的围墙,有院门,当然,我们的院子仅仅是个院子,院子面积的大小和住户的总面积有关,我们的院子也就四十来平...
  王阿姨是我邻居,如从前门出入,就是贴隔壁邻居,从后门进出,也就是门对门的邻居。

  我和王阿姨住的都是一楼,带院子的一楼,我们的院子和一般公寓房小区带院子的有点不同,我们的院子有点像老北京的四合院,有高高的围墙,有院门,当然,我们的院子仅仅是个院子,院子面积的大小和住户的总面积有关,我们的院子也就四十来平米,那对于我们住不起别墅的人而言,套用唐朝诗人刘禹锡的那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也算是真实的写照了。

  在都市里,公寓小区里能有像我们这一般的院子其实也并不多见,经常有房产中介打电话来问我的房子要不要卖掉,购买者都是冲着我们的院子,想当初我也是一眼看上了这院子,就果断买下来了,虽说,购房的时候,首付还差了一截,贷款年限更直至到我七十古来稀的年纪了。

  从2010年入住至今,越来越觉得一楼带院子的好处,不光是接地气出行方便,推门出去,“草色入帘青”的风景便一览无遗,好像门前的整片绿化都是属于自己的了。平时出入屋子,自然地从院门进出,后门对于我们一楼的住户而言纯粹是个摆设。

  金相邻银亲眷,这句老话在我们几家一楼的住户得到了很好的体现,王阿姨已退休多年,操持家务以外,喜欢侍弄花花草草,不大的院子内,各色的花草琳琅满目繁花点点,围墙上摆满了盆景、吊兰,沿着围墙还栽了一簇紫竹,与院外的绿化浑然一体。王阿姨不大外出,所以,她家的院门终日是开着的,也惹得周围的邻居常去她家观赏她摆弄的花草,我也是其中之一。

  年轻人要懒惰一些,我不能算是年轻人一族,但也很懒惰,我家的院子就被闲置着,院内除了在东头近围墙的一隅放置了一张石桌,四个石凳,在围墙西侧一角架起一张秋千以外,空荡荡的院子与王阿姨家繁花似景的院子大相径庭。

  王阿姨不但在花卉方面有闲情雅致,在培育蔬菜上也有一手,她把废弃的盆盆罐罐收集利用起来,在这些器具里种起了时令蔬菜,品种还繁多,夏秋季常栽的有番茄、青椒、四季豆和空心菜,冬春季常种的有莴笋、菠菜、大蒜和荠菜,还有,一年四季种的葱蒜。

  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家得益不少,做菜或熬汤,葱蒜全靠王阿姨供给了,儿子喜欢吃汤面,在热气腾腾的面上撒一些青蒜沫儿,立刻香味扑鼻,吃一口,唇齿留香,王阿姨还时不时地把刚摘下的蔬菜给左邻右舍尝鲜儿。作为左邻有舍的我们,常受馈赠,心里过意不去,毕竟王阿姨费心费力早出晚入的栽弄她的作物,虽然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不值钱的,不要嫌弃。”

  来而不往非礼也,王阿姨这么客气,我们也要有所表示,在培育花草和种植蔬菜方面我没有天分,在烹饪和制作点心上我也没有心得,所以,品尝我的手艺是行不通的了,但总要表达一点心意吧,多少也是心意,我就趁外出旅行的机会,带点当地的土特产送给王阿姨,王阿姨却是十分的客气,推之再三,才接受我的一点小心意,还连连的说“谢谢,谢谢,不好意思”之类的感动和感谢话。其实,我外出的机会很少很少,一年也仅一两次。

  相比我的态度,我好像显得有点不恭了,自说自话的摘葱蒜,碰到王阿姨了,嘴上言语一声,我哪天哪天摘了你种的菜,嗳,纯粹是先斩后奏,就像拿自家的东西那样随便,王阿姨倒显得十分的开心,还不时的嘱咐我,“小金,你喜欢什么,自己动手,不用客气。”

  王阿姨育有一女,芳名小苗,小苗年纪的日益增长不但愁坏了她父母,左邻右舍也跟着热心起小苗的婚事。

  小苗年方二十八,大学本科,日语专业,身材姣好摸样端正,日资企业主管,按理说,像小苗这条件,有房有车有摸样,学历工作薪酬高,又是土生土长的本市人,追求者理应趋之若鹜门庭若市,但不知道是小苗心比天高眼光卓越,还是男生望而生畏知难而退,又或者是人们口中常安慰自己或别人的一句托词“缘分没到”,迟迟未见好事到来。

  王阿姨说:小苗上大学的时候,我和她爸常义正词严的教诲小苗,读书期间,学生要以学业为重,尤其是女孩子,要懂得自尊自爱自立,小苗很是听话,四年大学,成绩优异,年年获得学校的奖学金,毕业后,她凭着不菲的实力顺利的进入了一家效益福利各方面都不错的外企,二年后,升了主管。

  王阿姨说起女儿的学习和工作经历,脸上满满的挂着自豪和得意,转而却叹了口气。我知道王阿姨叹气的原因,一方面,她发愁小苗的终身大事,还有一个原因,王阿姨有点自责,自责她和小苗的父亲把女儿管得太紧,四年大学里,虽对女儿没明讲不准谈恋爱,但小苗潜移默化了父母灌输的那些行为准则,所以,在其他同学忙着谈恋爱的时候,她在图书管里孜孜不倦的阅读书籍,也有男同学对她暗生情愫暗送秋波或直接表明心迹,都被小苗的不解风情浇灭了男同学的热情和爱火。

  踏上了工作岗位,小苗也不敢有丝毫懈怠,现在工作不好找,找到一个逞心如意的工作更是难以上青天,所以,小苗对自己的这份工作很珍惜很卖力,每天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就怕一不留神一个疏忽,被后来者居上取而代之。

  功夫不负勤勉人,两年后,小苗晋升了部门主管,薪酬翻了几倍,那功成名就的小苗可以歇歇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了吧,是的,小苗确实这样想的。

  找男朋友,结婚对象,终身依靠,可不是农贸菜场买菜,“拉了篮里就是菜”这么简单,要般配,般配是什么?般配就是条件,外在的条件,如学识学历收入,如籍贯门庭家底,除了这些,还有所谓的缘分,缘分是什么?相互好感一见倾心,双方满意中意,接下去步入婚姻殿堂,单一方有意另一方无心也成不了好事,或者,为了告慰亲人堵悠悠之口,别别扭扭勉强凑合,那是大错特错了,婚姻不是买卖和委曲求全,所以,茫茫人海大千世界,能找到合适的另一半,那是上天的恩赐,也就是缘分了。

  小苗在寻找另一半的征途中可谓是磕磕绊绊,尝遍了酸甜苦辣,比高考的艰辛还要过之,高考比的是智商,找对象不但要智商,更要情商。小苗不记得相亲有多少回了,也记不清约会过多少次了,有的一见面直接就秒杀掉了,不是自己秒杀对方,就被对方秒杀,还有的约会过几次,但心动的感觉犹如美人犹抱琵琶半遮面迟迟不现身,继而,就不了了之无疾而终了。

  期间,有段感情,小苗至今记忆犹新心头酸楚,说起来,挺遗憾可惜的,不但是王阿姨和小苗感到遗憾,我更觉得惋惜,因为那个让小苗难以释怀的男孩儿是我介绍的,男孩儿的学识门庭长相气度与小苗很是登对,外人看来也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双方当事人见面后,真的是一见钟情,差点就私定终身了,两方家长也很满意,只等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了,作为红娘的我满心欢喜,坐等着吃十八个蹄髈了。

  如意料中的一样,交往半年后,双方家长把两个孩子的婚事摆到了桌面上,都是独生子女,也无所谓互送彩礼,两家的经济条件都算殷实,各家有几套房产,王阿姨家也没提出要在男方的房产证上添女儿的名字作为日后婚姻的保障,所以,在财产分配上一点也没有障碍,男女双方都没想要觊觎对方财产的欲望。

  按理说,照这样的进程,民政部门婚姻登记,摆酒席宴请宾客是指日可待了,但有时结局却往往向相反方向去了。问题的关键点出在以后孩子出生后姓氏的归属方,其实,这个事情也不算个大事,现在不管农村还是城镇,有个约定成俗,叫“两家并一家”,生个二胎,两个孩子各姓一方的姓氏,皆大欢喜,一般女方家长会更低调一点,不管是生的男孩还是女孩,先尽男方选择哪个孩子的姓氏归属。

  王阿姨也这样想,她也很低调,女儿若生两胎,不管男孩还是女孩,有一个孩子姓自家的夫姓,她的历史使命也就功德圆满了,而且小苗也同意要两个孩子,不像现在有一些年轻人,考虑到抚养孩子辛苦,经济压力大,生完孩子后身材走样等等想法,会放弃生育做个丁克一族,或者,只生一个孩子就算有交代了。

  令人想不通的是,男方的观点若生两个孩子,姓氏都要跟着男方姓,这很

  不通情理,于是,双方为孩子的姓氏约谈了几回,开始都心平气和,摆事实讲道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据理力争,各有说词。

  男方坚持的理由,古今中外,随父姓都是主流,两个孩子都随父姓,母亲一方不用承受任何额外的社会舆论压力,而一个随父姓,一个随母姓,父亲及其家人会承受额外的压力,人家会以为你这男的是倒插门,如“苗某的父亲孙老爷子”会成为笑话的,或者被误认为这家庭是离婚重组的,两个孩子不是一个姓,也影响孩子间亲密的手足情,对小孩不好。

  女方王阿姨认为:小苗是我家唯一的女儿,我和她爸一直拿她当儿子来养,养儿防老延续香火天经地义,再者,女儿愿意生两个孩子,一个跟爸爸姓,另一个理所当然跟妈妈姓了,这样公平合理嘛,假如小苗只想生一个孩子,我也想得通,孩子就随男方姓。而且,现在很多家庭都是这样的模式,“两家并一家”,两个孩子各家一个姓,皆大欢喜。

  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几个回合下来,争执不下,互不退让,姓氏归属的争论影响到了两个小年轻的感情,之前的郎情妾意演变成了埋怨争锋。于是,两家人就把我推出来了,希望我能左右逢源从中斡旋说服一方。

  当初的介绍人,转而成了一名说客,我自感责任重大,这将关系到两家人的命运,两个孩子的终身幸福,我真的有这能力,能化干戈为玉帛?我忐忑不安。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要改变老一辈人的想法或者让他们接受新的思维模式难度很大,因为他们的观念已是是根深蒂固的了,那只能从年轻人的身上找突破口了。

  我希望年轻人的爱情情比金坚海枯石烂永不变心,我更希望他们能说“非你不娶非你不嫁”的豪言壮语,结婚是我们自己的事儿,让父母的那些传统伦理戒律统统的见鬼去吧。

  小苗真是个乖孩子,对父母的话言听计从,我还没开劝,她的眼泪就扑簌簌的掉落在粉嫩的小脸上,“小金阿姨,我能怎么办呢?爸妈就我一个女儿,我不想让父母为我的事伤心”。其实,我比小苗也只大十来岁,当初小苗称呼我的时候,还一直纠结来着,叫我姐姐好呢?还是称呼我阿姨。王阿姨对女儿说,叫小金阿姨,在她的观念里,管我叫姐姐,显得不太尊敬,阿姨称呼无大小年龄之分。

  那你和小孙的感情呢?我真的很担心,照两家人关于孩子姓氏的问题争的面红耳赤剑拔弩张的态势,小苗和小孙恐怕要被棒打鸳鸯了。“我听父母的”,小苗委屈的说。言外之意,她的终身幸福没有父母的恩情大,没有父母的祝福和支持,婚姻能美满吗?所以,就只能牺牲小我了。

  通过小苗来说服她父母改变初衷是不可能的了,不知道小孙能不能给我点希望。小孙依旧是风度翩翩,没有焦虑,也没有伤心的迹象,哎,男人,处理感情的事儿拿得起放得下。“孩子跟着谁姓,我是无所谓的,两个孩子都姓小苗家姓,我也没意见”,小孙的这番话点燃起了一名说客的信心。我赶忙接着小孙的话茬,那我和你一起做做你父母的思想工作,让他们网开一面,让一个孩子的姓随王阿姨家。

  从我内心来讲,我是很偏向王阿姨的,就像现在大多数双独家庭的“两家并一家”其乐融融开心的大结局场面,哎,何乐而不为呢?真是搞不懂小孙父母这么顽固不化的理念,一桩美满的姻缘就要被毁于一旦了。

  但随之小孙的一席话却让我哭笑不得,“那不行,我得尊重父母的意见,我是无所谓的了,至于和小苗的感情嘛,只能顺其自然了,随缘吧”。小孙不温不火对感情随波逐流的态度,简直让我无语,再说下去,也是徒然,还是从双方家长身上再试试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是我做人的原则,至于事情能不能办得圆满,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小孙父母对我的到来,刚开始表示了极大的欢迎,以为我能给他们带去一个满意的答复,却不料我是征询他们有没有缓和的余地,让一个孩子姓能随小苗姓。谈话又回到了起点,小孙父母再次强调和重申了他们鲜明的立场和观点,毫无置疑不可更改,至于,儿子的婚事,他们一点也不担心,现在的男孩子,吃香呢,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前常说的那句“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的老话成历史了。

  王阿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向我哭诉,女儿好不容易处上一个称心的朋友,如果为了一个姓氏断送女儿的终身幸福,我哪舍得啊,这段时间,小苗瘦了很多,我心疼啊。

  我赶忙附和说,是啊,为了姓氏影响小苗一辈子的幸福,都可惜啊,姓甚名谁仅代表一个人的符号,若干年后,我们不在了,还管得了那么多吗?儿孙自有儿孙福,随他们去吧。

  王阿姨瞅着铁青着脸的小苗父亲,长叹了一口气,婆家三代单传,到了我这,生下了了女儿小苗,却赶上了计划生育,熬到了国家放开生育政策,小苗可以生二胎了,满心欢喜的我们,现在又碰到了这档子事儿。

  终究,因为孩子姓氏归属没达成一致,小苗和小孙的事儿也就这样黄了,惋惜感慨之余,想起了“缘分”一词,哎,还是没缘分啊,也只能这样告慰受伤的心灵了。

  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更不遗余力的为小苗张罗相亲,终于,小苗缘分到了,随之,“两家并一家”,皆大欢喜。不久,小苗怀孕了,小苗虽然出嫁了,但依旧吃住在娘家,连带着夫婿一起混吃混喝,忙碌的王阿姨偶尔和我说上几句女儿的事,“我上辈子欠她的,赶不走她”。听上去好像在向我诉苦,但王阿姨的脸上一点也没有抱怨的神色,反而有点像津津乐道的炫耀,一家五口其乐融融,小苗腹中的胎儿也算一口。


作者:姑苏子曰 录入:姑苏子曰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好读者汇集了众多关于爱情/亲情/友情/人生哲理等情感文章和爱情故事,至少有一个故事会让你感动流泪! 部分作品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帮您处理。

读者俱乐部①群:385064160 读者原创投稿①群:221610303(满)读者原创投稿②群:361192203(新)

Copyright © 2007 - 2014 HDZ8.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9042246号

读者在线 版权所有